天涯文艺出版社

 

 

bullet

首页

bullet

本站新闻

bullet

出版图书

bullet

新书介绍

bullet

艺术大师-李洪涛主页

bullet

旅美作家姚园之旅

bullet

常青藤诗刊

bullet

常青藤论坛

bullet

信息反馈

 

                                 

                               

 

 

常青藤》诗刊2005年第二期

不教冷月葬诗魂

                                            

陈楚年

 

    当《红楼梦》里的林黛玉在《葬花词》中写出天尽头,何处有香丘?的同时,也直觉的写下了自己悲凉未来的预言。后来又在中秋夜的联诗中道出了《冷月葬诗魂》,朗然点出了一生的结局。这是她在大观园里最后的一句诗,也是她生命最后的句点。倾注一生所追寻的至爱,竟在一夕间消失,自己又怎能活下去?青春走向死亡,是她必然的给局。

    黛玉之心,亦即曹雪芹之心;她的诗,也是曹雪芹的诗。伟大的诗人可化身大千众生。红楼梦的才情,皆是他诗心的衍化。是一花千瓣。亦如华严世界。

    走向太虚,归彼大荒。是诗魂的去处,也是他潜在的迷恋。满纸荒唐言,谁解其中味。谜样的人生,无人知晓。必然有生命中的至爱殒没,才促使他写成巨构《石头记》。石头所记,句句皆诗.唯有不渝的爱,始能唤出血泪之作。

    美丽总与悲哀结伴。难容於权贵的狷介尤其难免。当嵇康结束了他和竹林旧友最后的会晤,昂首阔步的迈向生命的终结时,晋王朝诗的天空,从那天起也少了片彩霞。死的当天,太学生三千人请以为师,弗许。他不认为那些人能解读、消化他对生命的体悟。也许,那番难於言说的奥秘,唯有他自己了然於心。他看看日影,要了把琴,悠然弹拨中慨然的说:以前,有人想学,我都未教。今后,再也听不到《广陵散》了。

    曹雪芹独自走向荒凉,身后留下千古绝调的《红楼梦》,嵇康却让绝调随著他的生命终结而成为绝响。临终前,能引动三千太学生以身列门墙为荣;加上人间难得几回闻的乐章陪葬,应是嵇康生前的骄傲和死后的安慰。然,他的安慰,却成了后人的憾恨。不仅《广陵散》不再回荡,更憾恨的是,如果不是四十年华的英年早逝,后世会读到他更多雄奇耿介的诗篇。我们接受伟大历史的同时,也必须接受它的残缺。

    尊严会使人提升,也会使才华提早殒落,甚而也能让豪杰流浪天涯。当力尽无援,身陷匈奴的李陵得知故乡的母亲及妻儿被汉庭罪杀的那一刻时,他数十年来在汉王朝塑构的伟卓形象及个人尊严,也在一夕间销毁了。同时也注定了他将永远流落异域的命运。连同了解他不得已降敌心意的司马迁,也因为他表述曲衷而遭罹丧失尊严的命运。当他的另一个流落匈奴十九年的知交苏武劝他回来,思乡情切的李陵却婉拒了。这段由他们三人交织成的历史悲剧,以及由这段悲情而衍发出的壮美诗文,两千年来后世文人志士带来无限低迥。

    良时不再至,离别在须臾;风波一失所,各在天一隅;嘉会再遇,三载为千秋;亲人随风散,历历如流星;浮云日千里,安知我心悲;戎马悲边鸣,游子恋故庐......

    一生戎马的李陵,才情不让宿儒。与其说是才情的流露,不如说是李陵一己尊严的维系,和有家归不得,两种拔河下的升华。

    这些质朴有力的古老诗文,千百年来,可能已被后世出现的一些绮丽华章冲淡,并为仕林善意的淡忘。但却获得后他八百年的一代诗圣杜甫的垂青。李陵苏武是吾师。杜甫的这句赞语,对千年来李陵孤寂的诗心,无异是伟大的知音。或许是一生飘泊的杜甫别具慧眼,他在朴实无华的字里行间,看到了李陵那份失乐的乡愁。

    伟大的诗心是由高贵的情操孕育的。这份情操一旦被践踏,那片诗心也就随之枯萎了。当忠君爱国的屈原被他一向信爱的楚怀王冷落、疏离时,他在生命时空的翻转下,顿然掉进四面无著的幽杳虚空。

    一位神秘的渔父曾劝他与世推移,随著混浊的人间,与世沉浮。然,这不是以天下苍生为屈原所愿走进的世界。才智被接纳,理念得以施展。是豪杰之士魂之所系。当这条系绳一旦割断,他也等於走进了荒原。  

    ......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去故乡而就远兮,遵江夏以流亡;过夏首而西浮兮,顾龙门而不见;目极千里兮,伤春心,魂兮归来哀江南.......

    当这些句句不回头的诗章写就,一条静静的江水在等著他了。这条亘古沉寂的大江已等了他千百万年了。等著他的投身而重生。他也化身为奔流不息的洪波。从此谁人不识君?汨罗江!

    诗歌女神的青睐,别具情怀。她将可贵的诗魂仅附在情种才子身上;附在不屈於权贵的狷介高人身上;附给维系一已尊严,不惜亡命天涯的英雄;附给道济天下的仁人志士。

    我们原是诗的民族。如若五千年历史、万年文明是一无垠穹苍,诗歌则是其间一条璀璨的银河。点点星辉,皆是往古无数诗魂的掩映.我们之所以仰观、寻捕那些几在时光冷月下掩埋的幽杳诗魂。为的是我们的自身,能在那玄秘幽光的辐照下蝉蜕提升。

 

『作者简介』:陈楚年,男,祖籍江苏。台湾淡江大学中国文学系毕业,法国巴黎大学文学院研究,纽约圣约翰大学亚洲研究所硕士班毕业。曾任大学助教、华文报记者、编辑及美国侨报副刊主编等职。从事诗歌、散文、小说、文学评论及翻译等创作。酷嗜易经、道家哲学及佛学。喜爱的作家有泰戈尔、川端康成、杜斯妥也夫斯基、卡夫卡、杰克伦敦、佛克纳等。作品有《仰观三国人物》、历史小说《大江东去》及《大爱是蛙鱼》等。现居美国阿拉斯加州,专事写作。

 

[返回目录] 

 

Send mail to staff@tianyapress.com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 2005-2009 Tianya Literature Press
Last modified: 08/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