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文艺出版社

 

 

bullet

首页

bullet

本站新闻

bullet

出版图书

bullet

新书介绍

bullet

艺术大师-李洪涛主页

bullet

旅美作家姚园之旅

bullet

常青藤诗刊

bullet

常青藤论坛

bullet

信息反馈

 

                                 

                               

 

 

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为谁栽

姚园

 

  那天,在商店闲逛,一位身材高大的西方男子走过来说:嗨。嗨就嗨吧,这西方式的客套,早没人当回事。正当我转身的刹那,他忽然冒出一句:我叫约翰,你好像我以前的翻译,所以我断定你来自中国。是吗?我不置可否一笑。
  
  不是吗?他干脆换了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这下,好像轮到我惊讶了。联想前段时间回国,看北京某频道节目,两位外国人(一是典型西方女子,金发碧眼,另一则是非洲男士)在上面唱月亮代表我的心一白一黑的搭配,强烈的对比,除了感官的振动,大概便是莫名的感动。
  
  於是,我用我们东方式的握手问好,他嘛,一边紧握,一边说如果按我们的习俗,该还你个拥抱,不过我知道你们中国人不习惯在公共场合这样,你们中国人的含蓄,从某种角度而言,就是一个字:累。我立即反唇相讥,你们西方人的开放,从另一角度来说,也是一个字:狂。
  
  他开始哈哈了,说好男不和女斗。看来他对我们中国还不是浅尝而已。我也哈哈夸他对我们中国的了解。他说当然,我在山东做生意嘛。随即掏出一张名片,又在上面加上他的手机号码和E-mail。
  
  以后他不时来电话,最初他总要我猜他是谁?我说你不是说我们中国人的含蓄累吗?呵呵,他倒说他是入乡随俗。每次电话结束前夕,他都要重复一句:很高兴认识你,你哪天有空?你文件写得怎样了?我怎么在刹那间变成写文件的了?
  
  与其说我懒得纠正,不如说欲找个机会调侃他一把。而这种机会往往是不请自来,因为他好像将生意人的耐心融入生活中。孰料,有天接着他从机场打来的电话,说一直等不到出租车......饶舌半天,他不切入主题。我也干脆来个不懂他的言下之意,与他瞎侃。最后还是他忍不住了,问我可不可以去机场接他一次?我说你怎么不早说呢?
  
  车快到机场入口,就远远瞥见他拖着一个黑色箱子四处张望。别说还真想再兜个圈,不是我喜欢作弄人,而是骤然觉得他有些不伦不类。但既然是救急,算了,将油门一加,在他面前戛然而止之时,他似乎才反应过来。
  
  在车上,他一直滔滔不绝,从去北京大学学语言,到选择山东做生意,五六年的光景,他好像恨不得一口气道出。他说:他喜欢在中国的感觉,中国人对人热情,将他当回事,不像在美国,谁也不把谁看重。不过,我那些用户太喜欢应酬,而且不管你能不能喝酒,都要来敬一杯,还找些陪酒的小姐来,他们饭后醉醺醺的搂一个去包房。这不好,至少对自己不负责......临下车时,他说他有封情书想请我帮他看看,我说你不是说我是写文件的吗?他连忙道歉,说他中文不够好,张冠李戴了。目前在追北大一位女孩,怕词不达意,让快煮熟的鸡蛋不翼而飞了,现在在中国做生意的西方人多了,美国护照也不灵了......
  
  第二天,他真的E-mail过来。但我不会替他作嫁,那无疑是谋骗我的同胞,让他自己去栽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吧!

                                于2005-09-21发表在《神州学人》


 

[返回姚园文选]

 

Send mail to staff@tianyapress.com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 2005-2009 Tianya Literature Press
Last modified: 08/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