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文艺出版社

 

 

bullet

首页

bullet

本站新闻

bullet

出版图书

bullet

新书介绍

bullet

艺术大师-李洪涛主页

bullet

旅美作家姚园之旅

bullet

常青藤诗刊

bullet

常青藤论坛

bullet

信息反馈

 

                                 

                               

 

 

 

与漂泊有关或者无关(节选)

姚园

 

我回来了,又走了

 

  我回来了,又走了。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何处是我终极的归宿?点燃生命那盏灯的是一把火,抑或是一阵风?此刻似乎都可以与一首歌划上约等号,也可以被一场雨淋得无影无踪

  但我还是我,一个小小的我,一个大大的我,如果我愿转身,即使姿态不如出水的芙蓉。

 

  我回来了,又走了。

  携着沉沉又空空的行囊,站在零点零一分的刹那,天色异常的诡秘,我以为俯身就能聆听大地的心跳,

  我错了,却不想逃遁。

 

  我回来了,又走了。

  倘若这是冥冥中的注定,好像任何一种存在都似握不住的流水,只是浑浊的嘉陵江无法让我释然,麻辣的火锅也无法麻木我的信仰。

  我的固执加速了我的行程,虽然G大调的伤悲使我的身体苍白,白色的意象却暗示一种历程可能的丰硕。

 

  我回来了,又走了。

  我找到了你,又失去了你。

  我的落寞是语言的独舞,是圣海伦火山的沉默,是一片叶子在七月的枯黄,是远去的背影在孤单的肩膀上练歌。

 

  我回来了,又走了。

  与其说我痴迷捉摸不定的漂泊,不如说漂泊斑斓了我生活的篮子。尽管我还是会用篮子打水,还是会像小女生那样踮着脚尖走路。

  然后回到熟悉而陌生的轨道,以一颗虔诚之心擦亮每一个黑夜

 

 下雨前

 

  我知道,下雨前,你会为我的到来,在那里站成一棵树,一棵不受季节左右的树,一棵能为我洗去一路风尘的树。

  我忘掉树以外的植物,以及植物以外的尘世。阑珊的夜色骤然间有了温度和温度有关的骚动。

  我任慵懒的念头出笼,可是行囊无论我怎么卸下,它都像一块石头蕴藏的青史即使一言不发,也会让人感到一种重。

  而轻从来不是重的对头,它潜伏于我们意识里。我感觉到它的时候,也就是感觉到你的时候。喜欢这样的轻,它让我在释怀中飘飘然。

  当我将谢意挂在唇齿,我知道,

                我的背后

                    站满了

                       不舍的

                          眼波。

 

我走了,又回来了

 

  我走了,又回来了。

  那根剪不断的脐带是漂在水里的一朵莲,浅浅的紫,缥缈的紫,幻化着一种心情。当那种浅被岁月染得愈来愈深的时候,快乐还会是剔透的吗?

  而海那边已是浓浓的夜了。

 

  我走了,又回来了。

  在无人注目的黄昏。我划着夜幕这条通向星空的舟,依然无法揣测前方的路,依然辨不清那笑容里含的是什么样的剑?

  我在糊涂中愉悦。

 

  我走了,又回来了。

  就像水的流动,水的回归。而水随时可能把我们蒸发,随时可能把我们带到另一个世界。

  除了母亲所给予的甘露。

 

  我走了,又回来了。

  在风起欲止的时刻,在我们血液交融之际,所有的无形也会是一种有形,所有的有形都可能摇身为一朵开在时光肩上的蓓蕾,慰藉抑或茫然的未知。

  所以我才乐此不疲?

 

                                                                                                                                     选自《大诗歌》

 

 

[返回姚园文选]

 

Send mail to tianyapress@hotmail.com or staff@tianyapress.com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 2005-2015 Tianya Literature Press
Last modified: 08/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