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文艺出版社

 

 

bullet

首页

bullet

本站新闻

bullet

出版图书

bullet

新书介绍

bullet

艺术大师-李洪涛主页

bullet

旅美作家姚园之旅

bullet

常青藤诗刊

bullet

常青藤论坛

bullet

信息反馈

 

                                 

                               

 

 

常青藤》诗刊第期(2006年)

张琴

 

    呆在生于斯长于斯的那块土地上,从没有去违犯过法律,自然没有体验过带手拷、蹲铁窗的滋味。做梦也没有想到,竟然在异国他乡进衙门蹲了两次班房。

    七年前,初到西班牙不久,为了自食其力,毅然决定在大街小巷摆摊。尽管烈日当空,风吹雨打,但那份身心的自由,做人的权利是属于自己的。每天为生计奔走叫卖,整日与地铁里的保安,政府警察周旋,这种动荡不安的飘泊日子,整整持续了一年半。

    二月的马德里,气温异常凛冽。就在我犹豫着去还是不去摆摊那一瞬间,脚步还是不由自主迈出了家门。

   这里是马德里地铁人口流动量最大的场所。每天拥挤在此地做小买卖的,大多是外来移民。天长地久,自然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每人拥有早先占定下来的地盘,序而不乱。所以无论你来早来晚,不会有人强占你的位置。

    时值买卖时间的高峰期,却见不着同伴们,惟一的哥伦比亚人,脖子上挂着旅游品在兜售叫卖。与往常一样,我铺下一块白色的布,把要出卖的首饰一一摆齐。

    摆摊操练也是一门学问和艺术,尤其在国外。它不仅使你自由,赚的钱比打工要多,还能结识各式各样的人,在与顾客讨价还价交往中,也获得了语言交流。只要你卖的东西价廉物美,摆设得整洁醒目,加之你的不卑不亢,所出手的商品一般都比较快。

正当我盘算着,等赚到一笔钱以后开店,早点把丈夫和儿子接到西班牙来的美妙设想时,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两个警察,而且不是市政警察,是国家警察。摆摊是属于社会治安问题,应该由市政警察出面解决。近段时间来,马德里的形势有点不对劲,外国移民行走街上,国家警察时常盘查。

    南美、菲律宾大凡是西班牙的母子国,他们可以得到西班牙政府的宽容和优待,申请国籍、申请合法居住权,都比其他外来移民容易。尽管他们对外来移民不是那么排斥,也不像欧洲其他盟国,多少摒弃中国人,但他们有事无事也找中国人的茬儿。

    落脚西班牙一年多,语言干瘪得可怜,又没有合法身份,就连一个串门的地方都没有。不过运气还不错,没遇到什么麻烦。有时也惶恐,怕有一天被警察抓去。

    麻烦总是不请自来。我动作犹豫地收拾着地上的东西,揣想他们是否会放过我。最终还是无奈地跟着两个警察钻出地铁。如果随他们上了警车,那问题就非同小可,所卖的物品值不了两个钱,怕的是被他们抓去,送回国去,那才丢脸失去做人的尊严!

     趁著两个警察不注意,我急忙跑过斑马线,可还是被他们追上,成了他们的俘虏。百般无奈,只好跟着他们上了汽车。

    汽车终于停在市中心警察局,随着他们进了大门上了楼。只见这小小的警察局的空间被外来移民塞满,当地人是不会抓

到这里来的。

    警察个个忙乎着询问、登记。我坐在那里,等候着他们怎样处置我,心里自然是胆战心惊,两眼望着在身边不断晃动的人。

    西班牙并不是一个移民国,只因这个民族非常热情,近几年来才使得外来移民增多,自然引来不少祸患,社会治安混乱、当地人失业、生活指数上涨等等一系列问题困扰着政府。

    在警察局呆了几个小时,揣想履行完公事,就走人。孰料被警察抓来的所有无辜者,统统要送到居留看守所去。

    我也没有逃脱这场厄运,随着大队人马被警车押走。那呼啸的警车飞驰在大街上,一种突如其来的空,向我蜂拥而来

   然,在这种情形下,我没有失去自我。我要通过反抗来夺回我的自由和权利。我没有触犯西班牙的法律,仅仅因摆摊做买卖,才被他们关起来。我开始了一场绝食运动,用生硬的西班牙话骂他们,可他们并不在意你的行为。值班警察送来了吃的,劝导不要拒绝生命之本。我所做的一切,都无济于事。面对冰冷的铁窗,想着心中的羞辱,我的哭声惊动了隔壁男同胞。他说:大姐,不要哭,坚强起来!明天我们就自由了。

这些同胞也是在做小买卖,他们是老欧洲了,对这种抓进放出的生活,似乎已习以为常。西班牙政府规定,被抓进但在没有确凿犯罪证据前提下,不能超过72小时的拘留时间。他们对警察局的拘留,早视为家常便饭。已经把这种游戏看作飘零国外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我自幼生活在一个传统的家庭,没有类似这样的经历,对突然的铁窗生活自然是恐惧不安。当夜深人静,死囚一般的地狱,扇扇铁门禁闭着,连一点人的气味都闻不到。

    第二天晚上,房间里多出一个哥伦比亚女人,那副穷凶极恶的德行,好像来自黑道。她竟然把我赶下冰凉的水泥地上去睡觉,占有我原先的位置。好汉不吃眼前亏,忍让也需要肚量。半夜三更,这个女人突然大叫起来:警察,厕所。警察,厕所,这两个单词就是那个晚上听南美女人喊叫学会的。

    第二天早晨,我们被送往警察局,就在警察用一副铁铐准备扣着我的手时,我奋起反抗,挣脱铁铐,人顿时昏倒下去。他们只好放弃,把我从地上扶起,让我坐在椅子上休息片刻

被警察抓,带上手铐,这些场面仅仅在电影而非现实生活所见,哪想到自己竟亲身体验

    72小时后,我终于走出那地狱般的铁窗生涯。当我接过警察递来所有的私人物品,望着一件不少的物品,和他们那一张张笑容可掬的模样,我是欲哭无泪。他们把我送到警察局大门,目送着我远去

    凌晨一点的大街,依然是灯火辉煌。我带着迷茫失落的心,步履沉重地钻进了地铁。对消失在夜幕下的警察,真不知是该恨他们还是应该谢他们

『作者简介』张琴,祖籍河南开封,出生於四川。西班牙作家艺术家协会首席华人会员。现定居西班牙马德里,为自由撰稿人。1999年获西班牙华人作家征文首奖。次年,出版处女作《地中海的梦》。2003年获法国《欧洲时报》创刊二十周年征文三等奖;同年获西班牙《华新报》征文比赛二等奖。出版纪实文学《异情绮梦》、散文集《浪迹尘寰》《田园牧歌》、诗集《天籁琴瑟》等。

 

[返回目录] 

 

Send mail to staff@tianyapress.com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 2005-2009 Tianya Literature Press
Last modified: 08/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