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文艺出版社

 

 

bullet

首页

bullet

本站新闻

bullet

出版图书

bullet

新书介绍

bullet

艺术大师-李洪涛主页

bullet

旅美作家姚园之旅

bullet

常青藤诗刊

bullet

常青藤论坛

bullet

信息反馈

 

                                 

                               

 

 

  

《常青藤》诗刊创刊号

                                                                                                                [返回目录] 

    ● 赵夏擎的诗
    我们在这个秋天

边唱边疯

 

一、引子

 

我从不奢求细微的汗能换来成长,

当这个夏天已经徒有其表,

我们依然汗流浃背。

土地的贫瘠盛开肌肉群的闪亮,

饱满包含了一个个归宿。

 

九月的雨不愠不火来不及预告,

 

我知道是泪水经不起抚摸,

夜色降临的时候,风箱的呼吸还有些潮湿。

这背后埋藏了多少陈年旧事,

没有头绪,也无从说起,

我兀自翻找了整个晚上。

 

二、乱

 

你可以想象一个诗人,

他瘦削及倔强,或者,

还可以终日与药罐相依为命。

没有生命就没有诗歌,

诗歌却不仅仅等同于生命的延续。

当你们还在这个萧瑟之秋瑟瑟发抖之时,

他却在这个骚乱之秋边唱边疯。

这一切将与影子休戚相关,

──命运背后的沉重。

 

是的,你可以想象一个诗人,

他瘦削,甚至命运多舛。

家徒四壁。他端坐于床,背靠门窗。

正午的太阳正在他头上方降落。

你看,他说,你看,它其实一直在那儿,

它那么大,足以大过一切;

所有窝藏及秘密都将穷途末路,甚至语言甚至思索。

无知是无知者的无知,

莲花盛开的时候,风信子却还在隐藏一些事件。

乱。

 

三、骑车路过永定门

 

骑车路过永定门,

历史开始与车轮一起旋转。

我想起古老的箭孔折射的烽火狼烟,

想起钟楼鸣金昭告的歌舞升平。

守望。灰色的城墙连同焕然一新的装饰。

是失守的守,望穿的望。

是贞节牌抵抗风化历史的垂死挣扎,

是距离繁华底线防守的边缘之争。

 

骑车路过永定门,

我看见不远处玩着音乐的孩子,

他们将头发染成金色,R&B的曲风充斥城楼;

我还看见街头街舞风雷的孩子,

他们习惯反戴帽子,夸张的步伐冲击大地。

我感谢他们,让我的诗中可以出现一些前卫的词汇。

于是这让我想起旧事中灯火辉煌的歌台和戏子,

名噪一时却命若琴弦。

 

骑车路过永定门,

历史在车轮的旋转中飞逝。

是的,守望啊。灰色的城墙连同传说记忆的装饰。

是失守的守,望穿的望。

是一些决非传承的必然,

是远离数典忘祖的悲悯。

走吧,骑车路过永定门,

我还听见,远空的鸽哨划破整个萧瑟之秋。

 

四、我在这个秋天边唱边疯

 

哈!我笑你堂堂海明威,

老人与海的思想竟大不过绝望。

一个黑洞结束一段传奇。

哈!我笑你川端康成,

雪国的千纸鹤永远也找不到古都的舞女,

无法释怀你抑郁而终。

哈!我笑你顾城海子,

黑夜赋予的眼睛只从属于黑夜;

琴声呜咽的草原丧失春暖花开的勇气。

没有遗憾是最大的遗憾。

哈!我笑你们看到了主流的背弃,

却看不到我笑容背后喑哑的泪。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请让我告诉你们,

如果让所有的再回去几个十年,

我们都是善良的一代,

并且愿意永远支撑生活;

但是,就请让我告诉你们,

所有有思想并单纯并善良的人啊,

我永远深爱你们。

 

我在这个秋天边唱边疯,

谁却在这个秋天瑟瑟发抖。

我在这个秋天边唱边疯,

有谁看见,

那些暗夜里闪光的泪。

 

出书/购书意愿

作者/读者拟在天涯文艺出版社出版或购买书籍,请留下联系地址。
 

要求联系

姓名
头衔
单位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联系电话

 

Send mail to staff@tianyapress.com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 2005-2009 Tianya Literature Press
Last modified: 08/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