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文艺出版社

 

 

bullet

首页

bullet

本站新闻

bullet

出版图书

bullet

新书介绍

bullet

艺术大师-李洪涛主页

bullet

旅美作家姚园之旅

bullet

常青藤诗刊

bullet

常青藤论坛

bullet

信息反馈

 

                                 

                               

 

 

  

《常青藤》诗刊创刊号

                                                                                                                [返回目录] 

时光深处的双重背影

读汤养宗的诗集《尤物》

张建新

 

       新年刚过,我就收到了诗人汤养宗寄赠的新诗集《尤物》,书的封面是质朴的白色,这仿佛是诗人故意为我们留着的一扇门:一生的光阴,或许只有能几次到家/在许多夜晚,那是谁,仍在纸上/为一个人留着一扇门(《纸张》)。 

       《尤物》收入了汤养宗20012004年度创作的部分诗歌,作为一名从80年代中期就步入诗坛的优秀诗人,汤养宗一直秉承了一个严肃创作者的良知与责任,在诗歌中他始终处于一种游离的在场状态。马永波以《独自担当存在的人:认识汤养宗》为题给诗集作序,是恰如其分的。在从容的表达中,不难看出诗歌中渗透出来的责任感和良知,一阵风就是历史!村上的人记得/当年在村口,他留下这句话/而今天有人种下大豆/仍然会在土地里收割到高粱(《村庄童谣》)。随着快速消费年代的到来,人们的欲望迅速勃起,心中的道德秩序被打乱,责任感暧昧不清。汤养宗似乎想在诗歌中重建这些秩序:一只螃蟹正傍着麦当娜睡觉。/坐在轮椅上的/瘸子,已站起来宣布开会,他要谈一谈/关于这一座城市下一步是否搬到月亮上//那位披头散发的叫花子,多像我们时代/最令人敬畏的哲学家,他终于开了口/告诉我,这是不是我日思夜想的故乡(《海市蜃楼》),这些幻境中甚至有些荒诞的事件和场景,弥散出了诗人对当下信仰缺失的无奈、悲苦和对精神回归的呼唤。 

    在汤养宗的诗歌中,我总是感觉到有两种声音的交织、对质,在对灵魂的不断靠近中,诗中弥漫出来了对存在的犹疑和恍惚,突现了他对现实生活中真实的不确定性,他的否定立场随处可见:我带回红玫瑰送给妻子的生日/开门的主人说:这是你的家,那么我是谁?(《大街》)。自我的虚拟影子在当下生活里可以穿梭任何地方,并借以反观世界,指认出价值、观念、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轻与重,但突破了概念化叙述,用智慧搭建的语言桥梁总是引领着我们不由自主地深入到语言的后面。正如马永波所说的,汤养宗诗歌的一种未完成状态让我着迷。没有开始、没有结束,他的这种诗学主张使诗歌并没有在词语结束时终止,而是继续行进,像一个指引者或者航标,极大限度地激发了语言的弹力,让我们在语言的海洋里疑惑、摇摆,是什么在摇晃呢?我说:减少。那个人/说:前进。我说:一张床。那人说:飞翔/我说给点慈悲吧!他说多余的幻想(《摇晃》),这种犹疑和不确定性使诗歌呈现出了复杂与单纯的两面性。 

       对时间的深度透视使汤养宗的诗歌中有着丰富的多重空间结构,他在语言中制造出分身术:一个人的身体总是居住在两座城池中,或者让纵横交错的时空与事件狭路相逢:有时,在大街上走着,对面一个人会突然/截住我:嘿!去唐代的一匹马在前头等你。/而他同时告诉我,互联网上有美国航母的消息(《大街》)。在时空的交错碰撞中,让停止的雨继续下,让死去的亡灵站起来握手。诗歌中呈现出了一段段思想的空白,这些空白正是汤养宗的深度透视点,也正是这些空白使诗歌弥漫出诱人的异味。他指挥着自己庞大的词语部队,从容若定地收缩或放大时空,我看见安徽省和福建省同时/降落在树桠上。紫禁城/则被一张落叶盖住/太阳形同一介布衣/神情安闲,无所谓,不紧不慢(《落日的气味》),这树桠是时间的树桠,所有的过去都不曾消失,都憩居在这同一棵树上,随着时光的久远,散发出越来越持久幽暗的气息。 

       在汤养宗的诗歌中,时光的隐痛和当下意识始终贯穿于诗歌当中。20031月,汤养宗创作了长诗《一场对称的雪》,对于他来说,这场27年未遇的大雪开始是从邻居张婆的口中落下的:雪是白白的人儿。一个老人的关于雪的比喻为这场雪提供了挖掘的欲望,所有与雪有关的、远离的或者隐形的可能纷至沓来,诗人必须找到一个支点,来平衡这场大雪的重量,为此,他在进行着庞大的架构。展示了诗人对时间与空间的对称、此与彼的对称、是与非的对称、定量与变量的对称架构本领。同年11月他创作的长诗《危险的家》以更贴近现实生活的方式、用一个家庭的个体案例辐射出了当下生存的状态、观念和冲突。 

       汤养宗在后记中不无疑惑说:到底是我在在写作,还是另一个人在替我写作?这让我想起博尔赫斯也有着同样的疑惑,大凡真正艺术的心灵都是相通的, 可我们到底又是一对大比例的合作者。我们的思想和感情上的血性已通过长久的写作而变得十分纠缠和不能分割。对于许多晦蔽的事物,一直是我与他共同的力才使之浮现。无论如何,汤养宗与另一个汤养宗,他们已无法分离,必须要彼此依存,去完成那共同的契约。

 

                                   200545于古雷池

 

注: 汤养宗:当代诗人,出席过全国青年作家代表大会及《诗刊》社第十届青春诗会,获福建省百花文艺奖、施学概念诗歌奖、2004年中国年度诗歌奖等,出版诗集有《水上吉普赛》、《黑得无比的白》、《尤物》,中国作协会员,现居福建。

 

出书/购书意愿

作者/读者拟在天涯文艺出版社出版或购买书籍,请留下联系地址。
 

要求联系

姓名
头衔
单位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联系电话

 

Send mail to staff@tianyapress.com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 2005-2009 Tianya Literature Press
Last modified: 08/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