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文艺出版社

 

 

bullet

首页

bullet

本站新闻

bullet

出版图书

bullet

新书介绍

bullet

艺术大师-李洪涛主页

bullet

旅美作家姚园之旅

bullet

常青藤诗刊

bullet

常青藤论坛

bullet

信息反馈

 

                                 

                               

 

 

常青藤》诗刊2005年第二期

古典意象的现代解读

衣水诗歌中的月亮

王 谢

 

 

月亮是个古典的诗歌意象,大诗人李白醉中抱明月而随逝水,这个传说隐喻了月亮和诗歌理想的生死不渝。可以说,月亮即是古代中国的诗神缪斯。在现代、后现代的诗歌文本中,对古典意象的拒绝和反叛一直是个标识,现代诗人已少有在亘古清辉的月亮下歌吟了。读青年诗人衣水的诗,不经意被他肆无忌惮地对月亮的亲近和诘问所震动。

 

吃过晚饭我就慌慌张张往楼顶上跑

目的是为了看看那小月亮

脊背朝下的月亮,是上弦月还是下弦月

我真不想弄得过分清楚

反正我看着她美。美极了

(《看月亮》)

月亮倒成了这春夜的骄傲

(《春夜》)

 

这些诗句流露出一派天真情怀,迫不及待像初恋躁动的少年去会他的情人。我们注意到诗人看月亮的地点是钢筋水泥构建的城市楼顶上,远离了乡野、古寺、山岗和江河这些营造诗意的古典场景。为生计和发展走出乡土,在现代化、城市化的喧嚷洪流中为成功人生而打拚,在快速变化、物质和享乐扫荡挟裹的现代城市中,诗人渴望情感和精神层面的超越与回返。他把城市的高楼踩在脚下,以口语般流畅的诗句去亲近月亮,以诗意理想来慰藉内心。

诗人不仅是借一轮古典的明月来抒发情思。在古典诗境中,月亮本身即是澄明,月之澄明赋予万物和心灵以诗性澄明。而在衣水的诗中,澄明却借模糊而达成,我不想弄得过分清楚,他摒弃了概念和分类,回复内心的原始混沌,似乎第一次用陌生的眼睛来看月亮,眼中是一轮与个体诗性相关的清新和神秘。

 

           我看得她浑身不自在,要看

           我看得她浑身颤微微,还要看

           要看出她深刻的意义来,我就把自己忘掉

           也忘掉她是天上挂着的小月亮,我就要她

                                    (《看月亮》)

           让她陪我美美睡一觉

           她当然不是指嫦娥。我是说今夜

           我只喜欢这如梦的月光陪我美美睡一觉

                                     (《春夜》)

 

澄明并不能一劳永逸地平息波澜,不能平息技术社会累积的焦虑,诗人要不断地反观和诘问。由看、亲近到娶,诗人已身陷现代社会的机器属性,技术和功利已随机器文明渗入血液和精神,成为无法透析分离的毒素。现代人的手里攥一把手术刀,时时准备剖析自然和他者,包括剖开自身。即使举头望见一轮明月,也奢望占有和损毁。

 

          我娶了她。我突然感到莫名其妙的无聊

          实在无聊了,我就想撒尿

          就在楼顶上吧。我想是可以的

                                    (《看月亮》)

 

我们自以为占有了世界,抹去了不可逾越的距离,而这种自大狂妄摆脱不了虚幻的本质。在此,月亮已从圣洁的诗神缪斯沦陷为一个可供欲望的对象。理想诗意的沦陷暴露了生存的困境,对抗困境的手段只有语言自嘲性地戏谑。以暴虐对待诗意沦陷的环境,个体还是有信心的,只有毁坏才能建造一个新的诗意世界。然而,

 

        我却奇怪地突然闻到一股尿臊味

我明白了,在我之前肯定有人干过这事的

于是我突然就没了什么兴致

                                       (《看月亮》)

 

撒尿已成陈旧的手法。除旧布新的创意一转眼已结满尿碱。诗人自以为独创的外部空间荒谬地讽嘲了自身。这是一个没有外部的世界,认识到这一点足够悲凉。

没有外部,没有可供呼吸的空间,现代人沦陷在自己打造的铁屋里,没有门窗,没有窗外的明月,也没有万物可容身的黑暗。没有了无边无际的黑暗,是可怕的。这才是衣水这几首语言冲淡的诗最惊心动魄的提示。

 

 

看月亮

衣水

 

吃过晚饭我就慌慌张张往楼顶上跑

目的是为了看看那小月亮

 

脊背朝下的月亮,是上弦月还是下弦月

我真不想弄得过分清楚

反正我看着她美。美极了

就像我初恋情人的眉毛一样蛊惑

于是我就仔细地看。上看下看

左看右看。换个角度看。颠着脚看呀

最好是挤眉弄眼地看看呀。她太漂亮了

我看得她浑身不自在,要看

我看得她浑身颤微微,还要看

要看出她深刻的意义来,我就把自己忘掉

也忘掉她是天上挂着的小月亮,我就娶她

我娶了她。我突然感到莫名其妙地无聊

实在无聊了,我就想撒尿

就在楼顶上吧。我想是可以的

房东是不会愿意的。我得找个隐蔽的地方

我找到一个角落,我要撒还没撒

我却奇怪地突然闻到一股尿臊味

我明白了,在我之前肯定有人干过这事的

于是我突然就没了什么兴致

再也不想撒尿了

我就继续看月亮。我真真纳闷

这月亮现在咋就是一个黄脸婆了呢?

 

                        2004-11-17

 

 

春夜

衣水

 

天狗是不是还在追赶着月亮,我不知道

但猛一露脸的月亮惊醒了俗狗们的美梦

逼使它们汪汪几声,也成了春夜无边的装饰

不过万家的窗户就像瞎子的眼眶一样

黑洞洞而不见光亮鲜活的瞳人

也就没有了期待。月亮倒成了这春夜的骄傲

 

我和谁正说着悄悄话儿?我莫名其妙

都市里连虫子都没有,连小草也打折得厉害

银行倒是很富裕。街道是蛛网

诗人们倒像蜘蛛忙碌着捕捉生命的大餐

然后转换成存折,把牙齿存进银行等待生殖

 

原来,这个春夜我只能把那刚露脸颜的月亮

拾回家,让她陪我美美睡上一觉

她当然不是指嫦娥。我是说今夜

我只喜欢这如梦的月光陪我美美睡上一觉

                       2005-3-27

 

『作者简介』王谢,男,七O年代出生于河南济源,现为空军某部少校军官。1990年起在《解放军报》、《解放军文艺》、《昆仑》、《散文诗》等报刊发表诗歌、随笔、小说、文学评论等作品百余篇,曾有作品被《小说选刊》等转载,部分作品入选文集。为中国散文诗学会会员。2004年开始在网络诗歌论坛写诗,兼写诗歌评论,在网上开有诗歌专栏和个人诗歌主页。

 

[返回目录] 

 

Send mail to staff@tianyapress.com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 2005-2009 Tianya Literature Press
Last modified: 08/09/07